“笔墨中坚 ·《诗书画》邀请展:即鹿走马——方勇水墨近作展”于8月11日开展

 

展览时间:2017年8月11日-9月12日

展览地点:济南市泺源大街66号

                   索菲特银座大饭店6层银座美术馆

 

出  品  人:田俊

学术主持:寒碧

展览策划:严善錞 孙夕朝

主办单位:天津美术学院  银座美术馆 《诗书画》杂志

 

 

 

 

 

 

“笔墨中坚 ·《诗书画》邀请展”弁言

 

寒碧

 

“《诗书画》邀请展”是“《诗书画》年度展”、“《诗书画》特别展”的延伸、扩充及细化。冠以“笔墨中坚”,意在究精发锐。“中坚”者,有通识之才、成专家之业;无外慕、无支饰、无妄作、无苟且,而深湛微奥、沉潜理要、高明创发、足继前哲。 

前哲之“笔墨”,不竭之深源。广大流长而质重体厚,照耀自然而参赞造化。造化者化理、自然者天德,必也开阖人法,载而行其大道,此易教之要领,为昔贤所共贯。董晋卿《易象赋序》:“善言人者必本于天,善言天者必本于人,天人合应则隐显互彰。其藏之于虚,犹员之待规;其敂之于实,犹景之附形。”即讲自然之道乃人文之化、人文之化则枢机万象,其前因后果,皆修养情灵。故知笔墨事业,筑基价值始构,最关经史条理,而非才人伎俩。       

我写“《诗书画》年度展”及“《诗书画》人文艺术集林”两序,曾屡言“观世原人、沉思游艺、扶扬文运、开显价值”,初则倡为史学心目、重搏传统文脉;终则追寻当下意义,照察时代精神:“个人经验”乃“文化价值”之经验,“文化价值”乃“个人经验”之价值。故不必迎合或懊恼其现代性后现代之“变”,而要尝试及推明于东西方全球化之“宜”,从而展开自觉重构,获得生成可能。          

“笔墨中坚·《诗书画》邀请展”的举办,或即重构可能的想象与筹备、自觉生成的征求及落实。

请关注并接受这个邀请。

丁酉年闰六月,北京

 

 

 

 

 

 

 

色鹿,天马,是耶?非耶?

 

靳卫红

 

画家在什么样的情形下选择一个主题,也就是说,什么引起了表达冲动?这是个特别值得关心的问题。齐白石的虾虫,黄宾虹的山水,选择必有其内在的原因。

现代人深受解释概念的毒害,对不断重复的形象总会有一种警觉,除了它是它之外,也许,肯定,还有其它。这是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1857-1913)留给我们的遗产。概念所指与能指的变化,已经成为了当代人知识的一个部分,改变我们看那事物原来的立场。

因此,当我面对方勇的新作《即鹿走马》系列,我头脑盘旋着很多的语言。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带着符号意义的鹿,带着符号意义的马。可我非常想赶走这些语言,进入到看画的本身。

如果一个并非普遍认同的符号,我以为,它的能力比较小。而当下除了LV、麦当劳和BENZ这些大众文化里的响亮符号,一个独创的或是一个被钩沉起来的符号,很难在一个意义上建立共鸣,它缺失了被理解的条件,因而催生出解释的需要。这是我对当代艺术中不太满意的部分。当我们看一个当代展,常常会发现,在作品之外,有一个解释的文本。我想,这个文本侵犯了艺术自身。

方勇的《即鹿走马》,是一个假想?是一个寓言?是一个象征?可以指向关于鹿和马概念的历史文本?语言隐晦,等待观者自决。我看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文人托物言志,也非借景抒怀,倒可看成是现代社会的知识人对生存的解读法。对荒诞、超现实隐喻式的揭露,不是干预世界的一种态度吗。

我努力地辨认隐身于画面之后的东西,感叹自己陷入了概念的泥潭。此刻,我又发现了自己的不满,因为我看见了语言对绘画的侵犯。我在用知识看,远离了原本应该与绘画的接触方式——用身心去体悟。我固执地认为,绘画必有语言不可穷尽的地方,而在当代艺术中已然生效并流行的解读方式正在破坏绘画的能力。

有两个画家必备的东西——手艺和耐力,方勇已经有了。好手艺已在他的山水画里表达出来,一棵树,一尊石,一间屋他是用力打磨过的;也非常显然,新作中的新形象——鹿、马,也经过精心整理,造型,用笔挑不出毛病,不易。耐心表现在方勇这些年在尺素之上的日日消磨,孜孜不倦。而本次,表现了他的头脑,一个对现世反应,具有批判意识,又怀着深深忧虑的头脑。    

这大概是绘画最难处,一方面我们表达思想的深度,一方面又需将之大雪无痕地隐入语言当中,转换出来的是脱胎换骨的新天地。事实上,我自己也常常陷入这二者的分裂,因此,与其说是看方勇,还不如说是对自己的反躬自问。   

《即鹿走马》是方勇对自己身处的世界与环境的反应和思考,你懂的,这是方勇的一次转向,表明他趣味的多样性,也表明他做为一个知识分子的关切立场。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是个特别有意义的展览。

2017年7月27日深夜

 

 

 


 

 

 

距离之美

——观方勇水墨新作

 

李津

 

看方勇近期的作品,我感觉又上了一个层次。方勇是安徽桐城人,他骨子里带着一种文人气质,这跟他的家乡,和他从小浸淫生长的文化环境有很大关系。方勇的年龄不大,但总是觉得有股夫子气,戴着眼镜,像民国时代的人,和现在这个时代保持着一种距离。

从地理上讲,安徽介于南北之间,具有包容性。这种包容性,使得方勇身上既有南方人的俊秀又有北方人的质朴。方勇之前在中国美院学习山水,后来北上到天津美院任教,这些经历也成为他艺术创作上的财富。加上方勇不急不躁、不温不火的性格,以及他怀旧的情绪,让他的画面带着一种脱开现实的意味。即使是对景写生,方勇也跟纯自然、纯客观拉开距离,他给作品注入了自己的审美以及个人对意境的理解,给人有一种无古无今的意境。最近的作品里面,这一特点更强了,方勇的山水画里出现了动物。方勇营造的整个山水环境可以用空无一人来形容,看上去好像遁入空门一样。但现在因为有了动物的存在,画面的感觉突然除了清冷以外有了一种跟人类保持距离的生命体验。  

方勇这一批作品主要以画马为主,有时候是一匹马,有时候是两匹马,处理上有聚有散、有孤寂有温情,让这静谧的山水远离人类世界的喧杂。他的山水、景物里的安静,由于动物的出现,画面能听到马蹄声、走动声,给万籁俱寂的环境又增加了一种温馨和活力。他画的动物不是凡物,带着一种仙气。 

方勇的色彩始终把握的比较好,有一种庙堂感,圣神而又清澈。这批作品大多都是夜景,夜深人静,层层高墙,像一首无声诗,让人不禁想象猜测这些院墙里面的世界。方勇这批作品色彩很主观,纯色很少,透过画面很容易体会到艺术家在创作时的精心调制。另外,我从画家角度看这批新的作品,形式上比以前更考究了,语言的运用上有构成的和形式上的匠心,这一点比以前做的自然。方勇作品里淡泊平和的气质格调、独立思考的艺术状态,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也是年青一代中国水墨画家应该发扬光大的优点。

 

 

 

 


 

 

 

● 展 览 作 品

 

 

方勇   蕉鹿

 

 

 

 

 

方勇   瘦骨

 

 

 

 

方勇   蕉鹿

 

 

 

 

 

蕉鹿(局部)

 

 

 

 

 

方勇   马语者

 

 

 

 

 

马语者(局部)

 

 

 

 

 

方勇   色与空

 

 

 

 

 

方勇   蕉鹿

 

 

 

 

 

方勇   色与空

 

 

 

 

 

方勇   色与空

 

 

 

 

 

方勇   色与空

 

 

 

 

 

方勇   色与空

 

 

 

 

 

方勇   夏山

 

 

 

 

 

方勇   原野

 

 

 

 

 

方勇   夜山

 

 

 

 

 

方勇   夜山

 

 

 

 

 

方勇   距离

 

 

 

 

 

方勇   距离

 

 

 

 

 

方勇   原野

 

 

 

 

 

 

方勇   风行

 

 

 

 

 

风行(局部)

 

 

 

 

 


 

 

 

 

 

方勇,号龙眠外史。

1977年生于安徽桐城。

2002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山水画专业,获学士学位。

2002年7月至今任教于天津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天津美院中国画学院山水画系副主任。

声明:本刊内容版权为《诗书画》杂志所有。如有转载,敬请注明出处。否则追究法律责任。